趴下把腿张开-被各种工具调教花核_我的第一次冰

上海睿兆资讯网质量2019-10-08 11:1746

我可没这麽大耐性,箭在铉上,不能不发啊,这当儿叫人去玩台球,别说我了,就是亨得利也甭想进球!

趴下把腿张开-被各种工具调教花核_我的第一次冰火经历(简体与繁体)

出了门又打了一个车,现在又去哪呢?思考着,「师傅,附近有没有环境稍微好一点的洗浴中心啊?」司机想了一下,「凯旋路吧!」猛然间,一个名字浮现在我的脑海,以前angna 兄弟也介绍过这里「叫樱……樱什麽呢?」「樱花!」司机帮我补充了一下。车直往凯旋路驶去。

沿着楼梯来到二楼,眼前豁然开朗,一个服务生迎了上来,「几位里面请!」带着我们左拐右拐,来到了洗脚的房间,「几位洗脚吗,还是耍点其他的?」「有哪些专案吗?说来听哈撒。」「多啊,洗脚,波推,冰火,全套……」听到冰火两字,偶地神经突然收缩了一下,冰火啊,第一次听到这个名一会,给我服务的妹妹就来了,蓝色的裙子,165 左右,身材看着还算不错,脸就一般了,不过也不丑,总体水准也能上80吧,透过裙子,深深的乳沟又让我意淫了起来,要是波推的话那该多爽啊,就因为这条沟我也不想再换人了,就她吧!

趴下把腿张开-被各种工具调教花核_我的第一次冰火经历(简体与繁体)

那两头狼却是换人换上瘾了,一会说年龄太大,一会又说看着象未成年人,後来,来了一个白衣服的妹妹,看着挺可爱的,离着多远就对小维说:「帅哥哥,你好帅啊。」靠,这Y 的就这麽容易满足,就这一声「帅哥哥」就让他乐得屁颠屁颠地跟着人家就进了房间。偶当时那个寒啊,早知道这样,还不如一开始就让那两个先来的妹妹喊他一声不就得了,还省得换了好几个……阿海就没这麽容易满足了,直到有一个合川的妹妹,让偶也眼前一亮:小巧的五官,白嫩嫩的皮肤,看着就想捏一下,虽然不算高,但却相当匀称的身材。嘿嘿,这家伙这次终於满意了,看着他们都选好了,偶才转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带着一丝紧张和些许的期盼进入了自己的房间,一看,妹妹正在往浴缸里放水呢,浴缸底部铺上了一层薄膜,在环境卫生上还做得不错,「哗啦啦」的水声如同催命符一般,催得偶心里面痒痒的,「扑通扑通」偶听着自己的心跳加速,想着:「冷静冷静,要是等会来了个心肌梗塞就冤了。」激动归激动,偶的一双眼睛也没闲着,趁着妹妹在放水的当儿,使劲打量了一番:高挑的身材前凸後翘,要是杀个背枪,来个老汉推车又或是後羿射日什麽的,一阵猛插,再用手在屁股上猛拍几下,那种快感真是爽啊,呵呵,想多了想多了,把遥远的思绪拉回了眼前,继续满足着眼睛的欲望。目光转到了妹妹的手上,小说里不是喜欢用什麽春葱般的又或者出水莲藕之类来形容嘛,那偶也套个现成的,大家喜欢用哪个就想成哪个吧,妹妹手臂上溅上了一颗颗小水珠,灯光下晶莹剔透,偶当时真想冲上去舔一舔。最後,偶的眼神还是终於忍不住落在了那若隐若现的双峰之间,看着两只圆圆的「小白兔」在压抑中仍然欢快的跳动着,摇摆着,偶深深地吞了几口唾液,小弟弟也不争气地昂起了头,似乎也迫不及待地想跳出来看一看。如果说有一种眼神可以变成刀的话,那就是我现在的眼神,不仅是刀,而且是一把快刀,森森刀气喷涌而出,将对方的衣杉化为一只只飘零的蝴蝶;如果有一种眼神可以喷出火焰的话,那也是我现在的眼神,熊熊火焰将一切化为尘埃,对,欲火,天下间又有哪一种火比欲火更盛,比欲火更猛!(偶怎麽看着前面两句像是古龙的小说呢,呵呵)这时候,妹妹猛一抬头,笑着看了我一眼:「看什麽呢?」硬生生将正在意淫中的偶拉回了现实,「啊,还能看什麽啊,当然是看美女了,嘿嘿!」偶淫荡地笑了笑。「水放好了,快出去把衣服脱了近来洗澡。」靠,等了好久了,就等你这句话呢,偶三下五除二将衣服裤子脱下来往床上一扔,便急匆匆地跑进了浴室。「呵呵,你干嘛还穿着内裤,快去脱了,泡澡还穿内裤啊?」我……我这不是还有点少男的矜持嘛,脸皮薄,害羞嘛,哎……耷拉着脑袋又跑回床边把偶的金盾内裤往衣架上一挂,这次总乾净了吧,看着身上能挡风遮雨的地方除了那点不算长的包皮,就再无长物了,呵呵。

进了浴室,这次轮到妹妹占偶的便宜了,笑嘻嘻地在偶身上瞅来瞅去,哎……一报还一报啊,想不到这麽快就还到我身上来了,就这麽赤条条,明晃晃地被人看着,别说,我还真不是太习惯,「看啥呢?没见过帅哥啊?」为了减少尴尬,偶就先嚷嚷着。「呵呵,你身材这麽好我看哈不可以所?」妹妹的笑声中多了几分放荡。我身材好吗,往自己身上看了看,的确还不胖,不过以前好不容易练出来的几块腹肌都在这几年快被腐蚀完了,幸好肱二头肌还在,呵呵,总算找到点自豪的资本了,那就算偶身材好吧。「要不要吗?我就免费把这身材借你用几天嘛,就是少了点东西,呵呵,你用起来可能不爽了。」偶出来耍的时候从来都是眼睛、身体上要使劲占便宜不说,嘴巴上也不能放过的。「还要借啊,就直接送我得拉。」「那可不行,偶还要靠这个身体吃饭呢,现在混口饭吃不容易啊,送你了你来养我啊?」「行了行了,快进去吧。」这才发觉,进浴室了这麽久,偶还一直光着屁股站在外面乘凉呢,说进就进吧,「扑通」一声偶就钻进了这古色古香的木制浴缸里。水温刚好合适,多一分则太热,少一分则太冷,偶刚一躺近来,便昏昏然欲睡,飘飘然欲仙也!温热的水刚好泡下我的身子,只有小弟弟在水面上一浮一沉的,不由得感慨,此景只应天上有啊!然则,最舒适之处确实偶头部所枕之处,软软的柔柔的,还带着一丝弹性,真想摸一摸啊(呵呵,大家别乡歪了),偶就拉着妹妹的手问道:「我後面枕着的上什麽东西啊?好象那个啊。」「白痴,这是水袋啊> 妹妹在外面看我一副陶醉的样子说道:「我来帮你洗洗吧。」「你在外面帮我洗啊,那多没意思,要洗就近来洗个鸳鸯吧。」「呵呵,不行啊,我们这里规定了冰火不能脱衣服的。」我狂晕……这是哪门子规矩啊,管它的,入乡随俗吧,这浴桶里要是多进一个人还不一定能装下呢,正想着,妹妹已经拿着香皂在偶的身上,手上涂抹起来(香皂也是一次性的,环境卫生还做得真不错)偶闭上眼睛享受着,抹着抹着就抹到了偶的胳肢窝里,偶又是超级怕痒的,没两下就实在忍不住笑出了声,把妹妹双手一拉,差点把她拽了近来,偶笑着说:「换个地方吧,这里就别在碰了。」「痒才好啊,越痒越舒服啊。」「那可不行,要不让我也摸摸。」嘴巴上说着,手也没含糊,偶勤学多年的抓奶龙爪手也不是白练的,说着就往妹妹胸前抓去。正要得逞的当儿,却听见「骨碌碌骨碌碌」的声音,吓得偶边缩回手,边问妹妹:「什麽声音啊?」「好像是漏水了吧?屁股起来,我看看。」没办法,偶只好往上挪了挪屁股,妹妹的手在浴缸底部摸了摸,「看你怎麽搞的,把这里顶了这麽大一个洞!」我……我冤枉啊,我奋力力争道:「我的小弟弟都在水面上浮着呢,我拿什麽去顶个洞啊?」妹妹一脸坏笑地说:「谁知道你怎麽顶的啊,反正肯定是你顶的。」这不是不讲理了吗,我就算有这种实力也没这种机会呀,再说我要是真有这样厉害早去申请吉尼斯世界记录了!既然妹妹一口咬定是我干的,也没办法了,打肿脸冲胖子,认了吧。继续对她说道:「我真有这麽厉害,那你不是要横着出去了啊?哈哈!」妹妹瞪了我一眼,抓着我小弟弟捏了一下:「洗完没?水都要漏干了,快出来吧。」偶一看,水已经快连屁股都淹不完了,赶紧把身上的泡子擦乾净,再一个标准的鞍马动作翻出了浴缸。

出得浴缸,却突然想起一件非常非常重要,刻不容缓的事来,冲着刚走出浴室的妹妹喊道:「我要尿尿!」……妹妹转过身,用纤细的手指朝着浴室地上一指……「不是吧?就撒在这里啊?」「恩,地板是透水的。」我这才注意,浴室的地板上还铺着一层塑胶制的透水板材,哎……想到现下这立足之地也不知曾经有多少「迁客骚人」在此「抛精子撒热尿」,偶的背脊上不禁冒出几颗冷汗!算了,既然是革命先辈战斗过的地方,偶这种革命小将自然也得随着前辈的足迹光荣地走下去!转身,掏枪……错!应该是托枪!(偶当时一丝不挂,又何来掏之一说呢,呵呵)对着地板上的缝隙就来了一通点射「叮叮咚叮叮咚」清脆的声音甚是悦耳动听,比之琴瑟之音亦不远也。正洋洋得意之际,却不经意间低头看见了自己的射程,哎……感慨万千啊!想当年迎风射三丈,叹如今却顺风湿裤裆!

虽然没穿裤子,但湿湿脚指头也是在所难免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