舔得我直发热扛起她来要泄火,男友钻进我衣服里

上海睿兆资讯网质量2019-10-08 10:5446

开玩笑?掐死我是开玩笑吗?苏陌颜可是清楚的看到秦朗眼里的yīn鸷和杀戮。

护士看到秦朗一脸闷闷不乐的样子,便是走过去抱住他,“怎么了嘛?她一个植物人,怎么可能会有反应,你不也说了么?娶个这样的老婆,名利双收,而且你想怎么玩都不会有人知道的!”

秦朗笑了,手指捏住护士的小脸,指尖拂过她的红唇,“你这话我爱听!”

“爱听有什么用啊?谁知道你在外面有没有别人?出差办事,也不给我一个电话,让人家心里啊很难过呢!”

舔得我直发热扛起她来要泄火,男友钻进我衣服里吸牛奶—重生之首席宝贝

“别说这个,哼,我出差……走到哪里,都是有人跟踪监视的,苏家这帮老不死的,整天就知道防着老子,总有一天,老子要一锅端了他们苏家!”

秦朗恶狠狠的说道,护士见秦朗不开心了,连忙讨好道:“哎呀,别生气了,这不是还有我在吗?火气这么大……我可以给你降火哦……”

秦朗笑了,猛地咬住护士的唇,带着一种兽性的发泄,护士虽是有些吃痛,却也是很配合起来,毕竟她不想失去这样一个大金主。

苏陌颜看着眼前的这对狗男女,却是着急乔应泽带人进来的时候,难道要连自己这副袒xiōng露rǔ的模样也被那些记着看到吗?这样想着,她一点一点的挪着被子,尽量的能多遮住自己一点。

苏晟誉正在会议室开会时,手机忽然的震动了,所有人都安静下来,苏晟誉眯起眼睛,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显示,是一个短讯,想了片刻,还是拿起手机,却在打开简讯的那一刻,屏幕上的画面让他的眼神一凛。

苏晟誉猛地站起身,便是冲出会议室,所有人都面面相觑,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苏晟誉会这样慌慌张张的离开。

乔应泽靠着栏杆,合上手机,虽然苏陌颜说不要让苏家的人来,但他觉得还是有必要让苏家出面一个人,“宝贝,可不要怪我!”乔应泽嘴角扬起苦笑。

当各大行报的记着风风火火的赶到医院时,乔应泽戴上帽子和墨镜混入人群中跟着上楼了,此时苏晟誉也到了医院的楼下。

舔得我直发热扛起她来要泄火,男友钻进我衣服里吸牛奶—重生之首席宝贝

病房里,秦朗和护士正在沙发上缠绵时,病房门忽然被撞开了,秦朗一惊,回头要斥责的时候,闪光灯却是刺痛了他的眼睛,他下意识的要遮住自己的脸,却发现为时已晚,护士也吓得尖叫起来。

乔应泽站在人群中,看到床上触目惊心的一幕,苏陌颜平躺在床上,衣服已经被撕开,xiōng口印着一朵鲜艳的红,流淌下的血染红了衣领,该死的,那个禽兽到底对她做了什么?乔应泽应顾不上自己的身份时,正要冲进去的时候,却被一阵强大的力量撞开。

“颜颜!”苏晟誉冲进病房,在看到床上的苏陌颜和一旁赤身的那女时,眼中迸发出了怒火,他快速的抱住苏陌颜,用被褥将她紧紧的裹住,不让任何人窥视她的身体。

舔得我直发热扛起她来要泄火,男友钻进我衣服里吸牛奶—重生之首席宝贝

14 奇迹的醒了

苏晟誉紧紧的搂住苏陌颜,却感觉到她在颤抖的身体,“颜颜……没事了……”轻柔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安慰着,听着这声音,苏陌颜的眼泪忽然涌出来了,所有的委屈都在这一刻释放出来了。

苏晟誉看秦朗的目光中带着杀气,秦朗凌乱的穿着衣服,在触到苏晟誉的目光时,全是不住的哆嗦,恐惧爬上了脸庞,惊恐让他原本还很书生气的脸有些扭曲了,“晟少……我……我……是她勾引我的……我……”

苏晟誉拳头紧握,想要放下苏陌颜上去教训秦朗一顿,却在动身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衣襟被苏陌颜的双手扯住了,他一顿,低头震惊而又错愕的看着苏陌颜,“颜颜……”

“呜呜……”苏陌颜埋在他的怀里低声抽泣着,几乎所有人都在这一了见证了奇迹,苏家千金因为受不了未婚夫出轨的刺激,竟然恢复了知觉。

“颜颜……你……你醒了……”苏晟誉很是意外,印象中,苏陌颜从小就很胆小,尤其是对他和老爷子总是很疏远,没有一点亲近,每次瞧见他都会躲起来,此刻却是窝在自己的怀里哭得很伤心。

眼神变得温柔,充满的心疼,只是紧紧的搂着苏陌颜,“没事了,有大哥在!”苏陌颜只是哭,她哭不是因为秦朗的恶行,而是她没想到苏晟誉会在这时候出现,保护了自己,他……有一次保护了她,而她也终于如愿的窝在他的怀里,和19岁那年一样。

站在门外的乔应泽看着这相拥在一起的兄妹,眼神变得复杂,被秦朗那般羞辱她都能忍住,她在他的面前总是表现的很坚强,却在苏晟誉出现的这一刻,哭得好像个小孩子一般。

此时,秦朗也同样是震惊的,他没想到苏陌颜在这时候醒来了,那他在她失足坠入电梯时见死不救的事情,也即将会被知道,秦朗觉得自己的世界在这一刻要崩塌了。

“陌颜……”秦朗震惊的看着苏晟誉怀里的苏陌颜,苏陌颜在平复了自己的情绪后,依旧窝在苏晟誉的怀里,却是在看到秦朗苍白的面孔后,嘴角浮起一个诡异的笑容,这个笑容只有秦朗看到了。

秦朗只觉得脑子一懵,膝盖一软,噗通一声跪下来了……他刚才看到什么了?苏陌颜竟然对他笑了,笑得那么邪恶,犹如地狱的修罗。

当所有人被遣散出去以后,苏晟誉小心的将苏陌颜平躺在床上,在看到苏陌颜xiōng口那个咬痕时,眼神一凛,苏陌颜也发觉苏晟誉在自己xiōng口的伤,有些不自在了,张了张嘴,“不……不要看……”

“疼吗?放心吧,以后我会保护你,那个混蛋我绝对不会原谅的!”苏晟誉拿起药水小心的为苏陌颜清理了一下干涸的血迹,涂了一些药膏,细心的为她系上病服。

苏晟誉起身的时候,却发现苏陌颜的手指一直紧紧的拽着他的袖子,他低头看着苏陌颜那双茫然的眼神,微微一笑,“别害怕,我只是去倒一杯水,我不会走的!”

苏陌颜顿了一下,才发现自己的手指不自觉的拉着苏晟誉的衣袖,她连忙松开手,目光也避开了,苏晟誉看着苏陌颜这楚楚可怜的模样,心的某一处仿佛被什么扯动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