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大好硬满满的——啊哦太快了好深快点,柳云

上海睿兆资讯网独家2019-10-08 11:2846

招娣是她家的一个佣人,从小照顾柳云长大,今年已经五十五岁了。在柳家住了这麽多年,几乎等同亲人。柳云听了後嘱咐她说:“你们两个都是上了年纪的人,多加小心,知道了吗。”

柳嫂拍拍她的手说:“知道啦,对了,今天舞会怎麽样?”

好大好硬满满的——啊哦太快了好深快点,柳云

柳云知道她母亲的意思,不知为何心中闪过一双眼睛,她摇摇头说:“妈,那里都是有钱人,没人会看上的。”

柳嫂听了叹了口气,然後温和的说:“那你早点休息吧。”

这时招娣端着宵夜走进来,招呼柳云说:“小姐,用点包子吧。”

柳云摇摇头说:“不饿,你们吃就好了。”

跟两人道过晚安後她回到自己房间,她从心中叹了口气後躺在床上,自己今天怎麽可以如此无礼。但是她也累了一天,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。到了第二天她也就把此事丢在脑後,反正两人日後也不会见面。这样日子很平静的过了快一个礼拜,这日是礼拜五,她的家教学生生病了。她也无处可去,在街上买了一些橘子回家了。一走进家门母亲就迎过来说:“家里有客人,是隔壁搬过来的人。对了,今天怎麽这麽早回来,吃了饭没。”

柳云一边跟着母亲走进客厅,一边回答母亲说:“学生生病了,还没吃晚饭。”

她母亲便说:“那去加菜。”

说完朝厨房走去,柳云这时转头对那人笑着说:“你好。”

然後笑容就凝固在嘴边,那人倒是镇定的很,站起来笑着对她说:“是柳姑娘吧,打扰了。”

好大好硬满满的——啊哦太快了好深快点,柳云

正在客厅写功课的柳镇走过来看柳一下柳云的提袋里装了些什麽,接着拿起两个橘子,一个很自然的先递给远正说:“杨大哥,给你。”

然後自己剥另外一个橘子自顾自吃了起来,柳云看着这一幕简直不知道说些什麽好了。倒是远正一边把玩手中的橘子,一边温和的对她说:“听说柳姑娘在银行上班。”

柳云脸色僵硬的点点头,这时招娣端着菜走进来,招呼远正说:“杨先生可以吃饭了,粗茶淡饭的真不好意思。”

远正接过食物笑着说:“麻烦你们才对。”

柳嫂端着一盘切好的牛肉也走了进来,笑着招呼大家说:“快吃饭吧。”

柳镇看到牛肉欢呼一声,他一边收拾自己的功炕边开心的对远正说:“招娣做的牛肉最好吃了,杨大哥吃多点。”

柳云推推他说:“给去洗手。”

柳镇虽然脸上不情愿,不过还是乖乖去洗手了。柳云则去厨房盛饭,盛好饭後走出来只见柳镇和远正聊天聊的兴高采烈。她母一边亲接过饭来一边感叹着对她说:“杨先生真是好人呀,镇儿数学不会还教他。”

这边远正听到後笑着说:“柳嫂你太客气了,你不要觉得这人喜欢胡说八道就好了。”

好大好硬满满的——啊哦太快了好深快点,柳云

柳云听了这句话後脸色变了变,柳嫂自然不知道这句话的因由,对远正笑着说:“不会有人这麽说杨先生的,觉得会这麽说的人才是胡说八道。”

柳云听了後脸色变得更难看,招娣这时招呼大家说:“饭菜都凉了,快来吃吧。”

柳云这顿饭吃的很不舒服,反而是杨远正一直和柳镇说笑吃的很是愉快。晚饭结束後远正站起来说:“时候也不早了,先回去。”

柳镇也立刻站起来说:“送杨大哥。”

柳云眼睛一瞪对他说:“你明天还要上课了。”

柳镇闷闷不乐的坐下来,柳嫂见机推推柳云说:“你去送杨先生。”

柳云无奈点头,看着远正一一与众人道别後就把他送到自家院子门口。柳云从他与柳镇交谈中已经知道两人是如何成为朋友的,知道自己应该跟他好好道歉。正当她酝酿勇气之时,一直沉默的远正跟她说:“你应该跟说,杨先生,对不起。”

柳云听了後也不知道哪来的一股怒气,她打开院子的大门生硬的说:“杨先生,好走不送。”

远正也不强迫,一言不发走了出去,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後就离开。柳云把门关上後忍不住对自己生气,自己怎麽可以这麽失态了。回到客厅後她母亲正在缝补衣服,看到她後问她:“杨先生走了吗?”

柳云嗯了一声後准备上楼洗澡睡觉,柳嫂在她背後又追问:“你觉得杨先生怎麽样?觉得他这人很不错。”

柳云不解其意,转过头来看着自己母亲,过了好一会她突然明白母亲的意思了。不知为何她觉得又气又羞,带点恼怒的对她母亲说:“妈,觉得这人很讨厌。”

说完转身上楼,柳嫂见状楞了一下,然後露出一丝笑容。到了第二天是礼拜六,柳云不用上班。她早上醒来後用完早餐便忙着浆洗别人送过来的衣物,衣服洗好後她就拿去院子晒。但是她不知道的是,就在不远处有一个人正在看着她。那人不是别人,正是远正。他在书房和一个人商量事情,刚好走到窗口就看到柳云在晒衣服,柳镇在旁边跟她打闹,清晨的阳光笼罩在她的身上,给人一种很明亮的感觉。远正突然对书房中的人说:“王叔,帮好好查一下柳家的经济情况,还有那个柳云平日都做些什麽。”

在书房里面的那个人正是王重,是远正舅舅的得力助手,王重听了便说:“远正,柳家不过是李碧山的亲戚,而且看起来经济状况不好,有这个需要吗?”

远正转头看着他说:“她们表姐妹感情很好。”

王重听了後也就不多话,点点头表示知道。远正再度转头看向窗外,院子里的柳云不知为何正笑着追打柳镇。王重看他不说话,便对他说:“如果没事的话那先走一步了。”

远正把头转回室内,清晨的阳光对他来说太刺眼了一点,他对王重说:“也要出门。”

很快就到了下一个礼拜五,这日柳云一下班就回家了,柳嫂看到她这麽早回来惊讶的说:“学生又病了吗?”

柳云摇摇头说:“把课本忘在家里。”

柳嫂哦了一声,又问:“要不要留晚饭给你?”

柳云这时收拾好东西,回答母亲说:“不用了。”

说完就朝门外走去,这时柳嫂想起一件事,追到门口说:“你舅妈托人来带话,下个礼拜日让你去她家一趟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