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常详细的做爱过程描述|梦短无穷处

上海睿兆资讯网独家2019-10-08 11:1346

“啊!”


十指连心,刑具收紧的时候痛得苏落大叫出声。


痛楚还没消去,她的胸口猛地被殷辰一脚重重地踹中,人跟着倒在地上,心口的鲜血一并地从嘴里吐了出来。


苏落顾不得身上的痛楚,第一时间用血淋淋的手摸了自己隆起的小腹。


殷辰低头看着面色发白的苏落,想到这个女人恶毒地给淼淼下毒,脸色一沉,伸脚用狠地踩在苏落放的手背上。


“贱人,把解药交出来!”


苏落痛得直掉眼泪,她抬起头仰望着爱了四年,嫁了四年的男人,“我没有解药,不是我下的毒!”


“不是你是谁?毒是药王谷的,整个王府除了你是药王谷的人,谁的身上还有这种毒!”


说着,他再用狠地踩住她满是鲜血的手背,“四年前,你逼死柔儿,四年后,你还想毒死她妹妹!”


“你今天不把解药交出来,就给我去死!”


去死?


苏落身子一怔,她忘了手指的疼痛,愣愣地看着眼前的男人,她那么地爱他,他却要她去死!


四年前,她如愿地嫁给他做王妃,原以为可以琴瑟和好、白头偕老,谁知他另有心爱的女人柳柔儿。


大婚之夜,柳柔儿在城外的破庙里被人轮番蹂躏,还怀上了孩子,她受不了屈辱,生下孩子后就自缢而死。


殷辰认定她是幕后主使,逼死他心爱的女人。


柳淼淼,是柳柔儿的亲妹妹,柳柔儿死后,她就被以侧王妃的身份抬入了王府。


她不知道柳淼淼为什么会中药王谷的毒,可下毒的真不是她,她已经解释了无数遍,可殷辰不信她,他还让她去死!


“继续夹,她还不招就把十大酷刑一一用在她的身上。”


刑房里挂着各式的刑具,看得人毛骨悚然。


如果殷辰再将着其他的刑具一一试在她的身上,她会死在这里的。


苏落怕了,她还有珉儿,还有肚子里的孩子,她不能死。


苏洛看着殷辰,鲜血淋淋的手攥着他的衣角,哀求道,“我没有下毒,殷辰,我求你信我!”


殷辰视若无睹,对着身旁的侍卫冷声命令道,“继续!”


侍卫继续用刑。


“啊!”刑房里,响起了苏落凄惨的叫声。


殷辰唇角噙着冷酷的笑容,漠然看着她,这是她应得的报应。


外面传来脚步声,是柳母。


“王爷!”柳母焦急地冲进来,突地跪在地上,哭了出来:“王爷,淼淼快不行了,求你救救淼淼!”


殷辰脸色大变:“大夫怎么说?”


“大夫已经配出了解药,可是没有药引……”柳母猛然痛哭出声。


“需要什么药引?”殷辰问道。


柳母的头抬起头,眼睛不经意落在苏落的小腹上,欲言又止的说:“大夫说,淼淼中的毒极其霸道,要想解毒,必须用刚成形胎儿的心脏做药引!”


“这法子太毒了,得把孕妇的肚子剖开,再把孩子取出来挖胎心!这样的药引,我要到哪里去找!”柳母哭泣出声。


柳母的话听得苏落的身子直打颤,她在药王谷待过,见过不少稀奇古怪的毒,也还是第一次听说要用胎儿的心做药引。


第二章药引


苏落察觉到柳母若有若无的目光,她心下一沉,柳母恐怕是冲着她肚子里的孩子来的。


她下意识看向殷辰,侥幸的想着殷辰不至于虎毒不食子——


柳母见殷辰不说话,心下一横,又哭了起来,“王爷,求求你看在柔儿的份上,救救淼淼吧!”


“柔儿已经不在了,我就淼淼这一个女儿了,要是淼淼再出什么事,我也不活了!”


柳母一边痛哭,一边不停的磕头。


耳边回荡着‘砰砰’的磕头声,殷辰抿紧了唇。


四年前,柳柔儿背自己出的狼谷,他这条命是她捡回来的,他发过毒誓,要照顾她一生一世,可是她却被苏落给害死了。


现在苏落还想毒死柔儿的妹妹——


这笔账,必须由苏落偿还!


殷辰盯着苏落的小腹,声音格外地清冷,“用她的!”


苏落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,下意识护住肚子往着后面挪去。


殷辰一手攥住她,冷冷的对侍卫下达命令:“挖出她的孩子,拿去给淼淼做药引!”


刑房的侍卫都呆住了,王爷要让他们将王妃的孩子生生地给挖出来。


苏落也听到了,她不敢置信地看着殷辰,“殷辰,我怀的是你的孩子!”


“你个贱人有什么资格生下本王的孩子!”殷辰冷漠的勾起唇角:“苏落,你害死柔儿,又对淼淼下毒,要你一个孩子算轻的。”


“三年前我允你生下珉儿,已经是最大的容忍!你如果不肯挖,我就派人把珉儿的心挖出来!”


“殷辰!”苏落的身子颤抖得更厉害,她红透着双眼,哽咽道,“虎毒不食子,他们是你的孩子!”


“那也得我认。”


冷厉的话灌进耳里,苏落的身体一软,无力地从墙面上滑落在地上。


她怔怔地看着前方,眼泪早模糊了双眼。


朦朦胧胧的,她看见侍卫提着刀到她的面前,她扭头看向殷辰,想说些什么。


没等她开口,殷辰冰冷的声音传来,“挖!”


一个字落下,苏落眼里的泪珠绝望地滑落下来。


侍卫拿着火里烧得通红的刀子,再看着护住肚子的苏落,迟疑不前。


尽管王爷亲自下令了,可王妃肚里的孩子毕竟是王爷的骨血,犹豫一阵后,侍卫跪在殷辰面前,“王爷,属下不敢!”


殷辰看向忤逆自己的侍卫,心里莫名一松。


这时,柳母哭了出来,“王爷,柔儿生前最疼爱淼淼了,求您看在柔儿曾救过您的份上,救救淼淼吧!”


柔儿——


想起柔儿的救命之恩,还有柔儿的死,殷辰不知不觉怒红了眼。


苏落,一切都是你自找的。


怒火充斥到胸口,殷辰抢过侍卫手里发烫的刀子,快速地朝着苏落的肚子刺去。


温热的鲜血喷涌而出,洒在殷辰脸上,他不为所动,面不改色的继续剖。


痛意袭满苏落的全身,她的手、她的肚子、她的心……疼的她眼前一阵发黑,意识也昏昏沉沉的。


尽管如此,她还是能清晰的感受到刀子在腹中割胶的动作——


孩子,她的孩子……


她努力睁大眼睛,盯着腹部的血窟窿,想看看自己的孩子,她看到殷辰从她肚子里掏出一团模糊不清的血肉,看到他将血肉交给柳母——


苏落再也撑不住,晕死了过去。


第三章挑衅


三日后。


苏落醒来,看到小腹上密密麻麻的针线,心痛地哭了出声。


“苏姐姐。”柳淼淼一脸笑意地出现在苏落房间里。


看到柳淼淼,苏落想起了自己的孩子,脸色顿时难看起来,“你来干什么!”


“淼淼过来,是谢苏姐姐的救命之恩。”柳淼淼坐在苏落的床边,柔声说道:“苏姐姐,你的孩子味道真是美味!”


苏落顿时红了眼,咬牙切齿低吼:“柳淼淼,你到底有没有人性!”


“我当然有人性了!”柳淼淼一脸无辜的说:“我想让姐姐知道王爷心里最重要的人是谁,所以故意吃了毒药,让王爷在我和姐姐的孩子中做选择……姐姐,我这么做可都是为了你好!”


“我知道姐姐没了孩子肯定很伤心,所以我特意把孩子给姐姐送回来了……”


柳淼淼扭头让身后的侍女,柔声吩咐道:“把药端来,我亲自喂给姐姐喝。”


很快,侍女端来一碗汤药,柳淼淼接了过来,轻轻的搅拌着汤匙。


苏落盯着乌黑的汤药,下意识问:“这是什么药!”


柳淼淼嗔怪的看了她一眼,笑道:“姐姐记性可真差,我刚刚不是说要给姐姐把孩子送回来吗?”


“这药啊,是我让人用剩下的药引炖的,我担心姐姐思念孩子,所以特意让人把剩下的药引和孩子的血肉都放进去了!姐姐,快喝吧,药凉了,药性就没了。”


苏落面色一白,她听懂柳淼淼的话。


这碗汤药是用她孩子的心和血肉熬的,她整个身子绷紧,双目通红地盯着柳淼淼。


什么汤药,分明是柳淼淼要她喝下自己孩子的心。


柳淼淼笑着将碗凑近苏落嘴边,一边轻声说着:“姐姐,快点喝吧……”


“我不……”


“喝!”柳淼淼无视苏落的挣扎,紧捏着她的下吧,强逼着想将药灌进她嘴里。


苏落剧烈的挣扎着,药被洒在地上。


柳淼淼顿时黑了脸,“苏落,你不识抬举!”


“不想喝是吧?我偏要你喝!”柳淼淼一把将苏落拽到地上,一手摁着她的后脑勺,将她往汤药洒过的地方按下。


苏落顾不上摔在身上的痛楚,伸手抓住柳淼淼的脚,张口往着她的小腿上狠狠地咬下去。


“啊!”柳淼淼痛得出声,她再去打苏落的时候,门外传来脚步声。


柳淼淼不动声色地松开苏落,弄乱自己的衣服、头发,还故意掐了自己一把,掐疼地掉眼泪了,她才松了手。


“王爷,救我!”柳淼淼看着殷辰,哭的梨花带雨。


殷辰听下人说苏落醒了,就过来看看,没想到竟然会看到这一幕。


“苏落,你在做什么!”殷辰没双目冷冷地盯着苏落,见苏落咬着柳淼淼,过去一脚踢中苏落的身体。


苏落痛呼一声,整个人往着后面滚了两圈。


柳淼淼趁机哭着扑到殷辰的怀里,害怕的抽泣着:“王爷,姐姐好可怕!我知道姐姐为了救我牺牲了自己的孩子,我心里愧疚,煎好药过来看姐姐,没想到姐姐她……”


柳淼淼越说越伤心,最后竟在苏落面前跪了下来,“王爷,都是淼淼的错,害得姐姐失去孩子。”


第四章有眼无珠


“苏姐姐对不起,你如果真这么恨我,就把我给杀了吧。”


“淼淼,你跪她做什么!”殷辰将着柳淼淼扶起来,他低头注意到柳淼淼小腿上的血迹,脸色更沉下来。


“你向淼淼道歉!”他冷眼看向苏落,命令道。


苏落心底一片发凉,她抬起头看着殷辰,“让我和她道歉,除非我死!”


这话说出口,苏落扯着嘴角自嘲地笑起来,在殷辰的心里,恨不得她去死。


她从地上爬起来,转过身子不想看殷辰和柳淼淼。


“王爷,我们走吧。”柳淼淼见殷辰的目光还在苏落身上,忍着不悦故作委屈地说道,“是我不好,不该送药过来让姐姐想起伤心事。”


殷辰松开柳淼淼,他走到苏落面前,蹲下身子的时候直接将着苏落的脖子给抓住。


苏落感觉到窒息,只要殷辰再用力,她一定被他给掐死的。


“殷辰,到今天我才知道,自己有多眼瞎。”她轻着声音,慢慢地说道。


殷辰的脸色立即变得阴沉阴沉的,他瞥见一旁的凳子,伸手过去将着凳子拿起朝着苏落的小腿狠狠地砸下去。


“啊!”苏落听到自己小腿骨头断开的声音,她的人跟着被殷辰松开,身子无力地倒在地上。


她痛得抱住小腿,殷辰居高临下地看着她,“本王给过你机会和淼淼道歉。”


“苏落,你欺淼淼一分,我还你千倍。”


柳淼淼见到殷辰为了护自己,将着苏落的小腿给打折,嘴角露出笑容,在殷辰转过身子的时候,又是一副可怜楚楚的模样。


“王爷,你千万不要为了淼淼和姐姐再吵架,淼淼怕……”柳淼淼说着,害怕地看了苏落一眼。


“有本王在,她不敢欺负你。”殷辰回道,他说着将柳淼淼横身抱在怀里,“淼淼,外面风大,你抱紧本王。”


柳淼淼露出羞涩的笑容,她扭头看向在地上痛声抽泣的苏落,勾起嘴角,得意地笑笑。


苏落看着殷辰和柳淼淼离去,他们的情意绵绵,看得她心死如灰。


手指的伤刚好些,苏落的小腿又断了,加上这次一折腾,小腹上的伤发炎。虚弱的苏落到了晚上发起高烧。


她痛得睡着,糊糊涂涂地被孩子的哭声吵醒。


苏落拼命地睁开双眼,看到哭泣的珉儿,嘴角初挤出笑容。


“珉儿!”


“娘亲,你怎么了?”珉儿哭着问道。


苏落不想将殷辰如何对她的事情告诉珉儿,大人间的恩怨,她不想让珉儿知道。


她只想要珉儿快乐平安地长大。


“娘亲病了,过几天就会好的。”


“絮儿说,父王讨厌你,就把妹妹给挖走了。”


絮儿是柳柔儿被玷污后留下的孩子,一出生就被殷辰抱到王府里养着。


“不许听絮儿乱说。”苏落柔声说道,不管如何殷辰是珉儿的父亲,她不想珉儿恨他。


“是娘亲没用,保护不了妹妹。”苏落说的时候,眼眶泛红,心底难受得紧。


珉儿听到苏落的解释才停了哭声,“絮儿骗我,我再也不要和她玩了。”


苏落抿着嘴角笑笑,伸手摸了摸珉儿的头。


现在她只有珉儿,他是她的唯一。


第五章是你把他害死的


有珉儿在身边,苏落的精神一下子转好,她见着天气转凉,起身给珉儿量身子做套新衣。


殷辰来了,珉儿看到他,害怕地往着苏落的怀里钻去。


珉儿出生后,殷辰很少和他见面,也从来没有抱过他。


苏落对现在的殷辰越发地怕起来,她戒备地将着珉儿护在怀里。


“将小世子带到柳侧妃那里。”殷辰开口,婢女走到苏落面前,强行地将着珉儿抱走。


“把珉儿还给我。”苏落站起身子追出去,她小腿伤得很重,一跨步往前,直接摔在地上。


殷辰低头看着苏落,冷漠地说道,“你这般地恶毒,不配做他的娘亲!”


苏落恨恨地看着他,质问道,“殷辰我到底做错了什么!你要这么对我!”


面对苏落的质问,殷辰蹲下身子在她的面前,他对上她的双眼,清楚地说道,“苏落,这是你的报应!”


这就是她当初逼死柔儿,得到的报应。


“起来,本王带你去一个地方,你父亲死了!”


殷辰最后的半句话听得苏落全身冷起来,她怔怔地看着殷辰,不相信父亲突然死了。


等着到了苏府,苏落掀开车帘看到大门口挂着的白绫,知道殷辰说的话是真的。


她瘸着脚走到挂满白布的灵堂,往日热闹的苏府变得冷冷清清的。苏落一路进去,奇怪地没有遇到苏家人。


在苏家的大堂上摆放着一副棺材,苏落在看到上面放着的灵牌,她双腿一软,双膝扑通地跪在地上。


“爹!”苏落的头慢慢地磕头地上,痛声哭了起来。


在苏落拜祭苏丞相的时候,她听到身后的脚步声,不用回头,她知道进来的人一定是殷辰。


她抬起头看着灵牌,问殷辰,“我爹是怎么死的?”


殷辰还没有回答,苏落接上了话,“是不是你?”


她回过头,双目冷冷地看着殷辰,“是你把他给害死的,对不对!”


“是又如何?”殷辰冷笑着朝着棺木走去,走到的时候,将着随身携带的长剑拔出。


他拿着长剑,长剑用力地刺进棺木里,苏落连着爬起来,伸开手挡在棺木面前。


“殷辰,你要干什么!”


“我要把你爹挫骨扬灰!”殷辰盯着苏落,说了四个字。


苏落的身子一怔,“你恨我就折磨我好了,为什么要把我爹牵扯进来!”


“你父亲知道你在辰王府出事,下了朝堂他来质问我。”殷辰看着苏落,跳过他和苏丞相发生的争执,慢声说道,“他从大殿外的台阶滚了下,当场毙命。”


“苏落,从你嫁给我,从柔儿死的那刻,你就该知道苏家的结局。”


殷辰走近苏落,冷声地说道。


苏落不由地慌乱害怕,她往后退去,直到背后棺木无路可去。


“是你们苏家把柔儿逼死的。”殷辰的声音响起来,再说道。


苏落白了脸色,她看着殷辰,回道,“柳柔儿的死和我没有关系。”


“对,不是你。”殷辰说着,他抬头看向苏丞相的灵牌,“是你的父亲,咱们天朝的苏丞相。”


苏落摇摇头,显然不相信殷辰说的话。


他为了让自己的女儿坐稳辰王妃的位置,不仅在新婚夜将柔儿绑走,逼我娶你。”

“陛下已经给我们赐婚,我父亲不需要多此一举。”苏落反驳道。

殷辰好笑地笑出声,“哈哈哈!”

“我爱柔儿至死不渝,一道圣旨又怎么能够左右我!”

“要不是柔儿在你父亲的手里,我怎么可能娶你。”殷辰的声音说到后面更是冷厉。

苏落听得心里发痛,眼泪快速地滚落下来,“我不知道你爱的人是柳柔儿。”

她以为殷辰记得他们在狼谷的事情,她要嫁给殷辰,只是想他履行那个誓言。

“你不知道?”殷辰扯着嘴角发笑,他冷笑地盯着一脸是泪的苏落,怒声地出口,“苏落,就是你的不知道拆散我和柔儿,害死柔儿的。”

“在破庙里将着柔儿糟蹋的那些人,是你父亲安排的。”

“父亲他不会那么做的。”父亲可能绑走柳柔儿用来威胁殷辰娶自己,但是绝对不会安排人去糟蹋柳柔儿。

“那些人早就向我亲口招供,是你的父亲拿钱收买他们的。”

“所以!”殷辰冷冷地瞪着苏落,他的手扼住苏落的下颚,“血债血还!”

苏落摇头:“我爹不可能做这种事!”

殷辰嘲讽的笑了笑,都已经证据确凿了,她还敢否认,跟她那个爹一样嘴硬!

沉下脸,殷辰的手伸进往着苏落的裙底去。

苏落回过神来,她惊慌地看着殷辰,连忙将他推开。

“殷辰,你在干什么!”

“干什么!”殷辰冷笑地接过话,“我要让爹亲眼看到做错事的报应!你说,你爹要是知道自己的女儿在自己灵堂前被强要,他会不会屈辱的从棺材里爬出来?”

他说着,拽着苏落的手,用狠地将着她的衣服给扯开。

殷辰将着她推倒在地上,人压过去,很快地挤进苏落的双腿间。

“殷辰。”苏落害怕地哭求道,“我求你不要这样……”

“我不该嫁给你,是我错了!”殷辰没有停下动作,他的手摸进她的身体里,狠狠地掐着,将她弄痛。

“你放过我吧,我会带着珉儿离开王府。”

在她的话没有说完,殷辰已经脱掉她的裤子,挺进她的身体里。

和爱着的男人欢好应该是欢愉的事情,苏落尝到的除了痛还是痛。

她的身体,她的心都在发狂地痛着。

“放过你?”殷辰用狠地贯穿着她的身体,厉下声音,“休想!”

“我要你在辰王府生不如死!”

他不会让她离开的,除非他死。

这场欢爱,殷辰故意持续了很久,他用狠地要苏落,苏落不愿意叫喊出声,咬破了下唇,嘴里都是血。

一结束,殷辰将她扛上在肩头出了丞相府。

回到王府后,殷辰再下了一道命令,没有他的命令,苏落不得离开芙蓉院半步。

苏落知道求情无用,没有再对殷辰说半句话。她回到芙蓉后,在房门口朝着丞相府的方向跪下来,一直跪到天黑下来。